探访邵阳、隆回抗战纪念物

以前整理湖南省抗战纪念物的时候,就定下来的,如果有机会在邵阳,那么就要去这两处地方。

2013年10月2日,首先去的是位置邵阳市大祥区的邵阳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

起初在网上查资料,只知道在一个叫“六岭”的地方,但是今天这个地方已经基本没有人这么叫了。沿红旗路向东,在曹婆井附近的马路南边,有一条小路向内,可到邵阳市少年儿童图书馆和邵阳市大祥区中心街街道卫生服务中心。这里,也就是通往纪念碑的路。沿路往里直走,上山,大概还不到50米,就可以看到纪念碑了。

纪念碑就这么坐落在一篇荒草中,夏季丰盛的雨水和阳光,让野草疯长,基本挡住了纪念碑的底座。周围的一些地方也已被附近居民开辟为了菜地,然而纪念碑却没人打理。

继续阅读全文 »

一点点关于我和Google以及Google Reader

我并不是在Google Reader上知道Google Reader将在2013年7月1日被关闭的消息的。
那天是3月14日的早晨,我去参加一个培训,就没去办公室,要不然,我一定还是会在我的电脑上,用Chrome浏览器知道这个消息。在公交车上,用手机上打开微博,看到这个消息,很吃惊,虽然之前已经有新闻说Google会关闭Reader,但没想到这么快。同时,有点小郁闷不爽,也很无奈,说实话,我真的很喜欢Reader的,虽然很多时候我都在把几百或是1000+的条目“mark all as read”。

继续阅读全文 »

日记一则

《老子》曰:善者不辩,辩者不善。
这几日参加在四川青城山下的“经典中国·寻根乡土”读经冬令营,亲自读经,虽然数量质量都有些水分,但还是对于王财贵教授提出的“读经教育”有了些了解。在此不多说,因网上都可查到。其中理论,有赞同的,也有很多还是不能认同,在此也不辩对错了。

继续阅读全文 »

騎車

我很小就喜歡自行車,念小學的時候,我花了不到一個下午的時間學會騎這種交通工具,但因為至今我還沒有一輛屬於我自己的自行車,所以一直以來,我卻又很少騎車。
到了大學,空閒的時間多了很多,又可以托同學借到自行車,所以至今,我的大多數騎車就多發生在大學期間。

我已經記不起來大學期間自己第一次騎車是什麼時候,只知道應該是往南去中方縣那邊,一次是我自己一個人,一次是和小韋。我自己一個人那次,騎回寢室之後我洗了一個頭,因為滿頭都是灰,這是我對懷化這個“灰濛蒙”的城市第一次的切身體會。
和小韋去的那次,那天是2008年10月17日。我們最後的終點到了中方老縣城,在那裡的一個超市,小韋請我喝了一瓶水。而途中經過兩個比較有意思的地方是荊坪古村和中方新城。在荊坪古村,在舞水邊,我給古村照了一個很長的全景,我還看到了種在地裡沒收的棉花。而中方新城,但是這個嶄新的縣城留給我的印象則是寬闊整齊的街道,高大氣派的各個政府機構的新大樓,寬闊的廣場公園和很少見的行人。我和小韋爬到新政府大院的後山上,那裡有鳳凰臺和一個叫“中方亭”的亭子。還有的一些印象是,好像就是在這次騎車的途中,小韋和我談到了班上的兩位女生。

继续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