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車

我很小就喜歡自行車,念小學的時候,我花了不到一個下午的時間學會騎這種交通工具,但因為至今我還沒有一輛屬於我自己的自行車,所以一直以來,我卻又很少騎車。

到了大學,空閒的時間多了很多,又可以托同學借到自行車,所以至今,我的大多數騎車就多發生在大學期間。

 

我已經記不起來大學期間自己第一次騎車是什麼時候,只知道應該是往南去中方縣那邊,一次是我自己一個人,一次是和小韋。我自己一個人那次,騎回寢室之後我洗了一個頭,因為滿頭都是灰,這是我對懷化這個“灰蒙蒙”的城市第一次的切身體會。

和小韋去的那次,那天是2008年10月17日。我們最後的終點到了中方老縣城,在那裡的一個超市,小韋請我喝了一瓶水。而途中經過兩個比較有意思的地方是荊坪古村和中方新城。在荊坪古村,在舞水邊,我給古村照了一個很長的全景,我還看到了種在地裡沒收的棉花。而中方新城,這個嶄新的縣城留給我的印象則是寬闊整齊的街道,高大氣派的各個政府機構的新大樓,寬闊的廣場公園和很少見的行人。我和小韋爬到新政府大院的後山上,那裡有鳳凰臺和一個叫“中方亭”的亭子。還有的一些印象是,好像就是在這次騎車的途中,小韋和我談到了班上的兩位女生。

和小韋的另一次騎車更有意思,我已經記不得那天是什麼時候了,只記得那時學校搞文化藝術節之類的東西,我們班需要裝扮自己的教室,估計是2008年的秋冬吧。因為我喜歡亂看地圖的緣故,知道從懷化市楊村上省道S312,可以到沅江邊,我有點喜歡湖南的三湘四水的,於是便想去,小韋知道我的意思,當然也和我一起,我在大學比較孤僻,交際很少,而他可以幫我方便地借到自行車。那天出發比較晚,應該是因為借車不順利的原因,下午才出發。我們第一次踏上了S312線,從楊村出去以後就是爬坡,上山,我們騎不動的坡就下車來推,這是我們騎行中的常態。一直到過了那個小韋口中又長又黑裡面迴聲很大比較害怕的“分水坳隧道”,就是一個大下坡,之後便是普通的丘陵地貌山路。當時路邊什麼景色,現在已經完全想不起來了,只記得在爬這個坡的時候,看見山下有一個水庫,還和小韋聊起了游泳的話題。同時,因為小韋的車剎車有問題,我就和他換了一個車,沒想到問題在過了隧道之後的大下坡出來了,因為幾乎沒有剎車,而那個坡也確實很長,我的車速越來越快,我嘗試將鞋摩擦地面來減速可是一點用也沒有,另外我將車駛到路邊上那種土和路的結合部,沙石多,我希望能幫助減速,事實上也沒有什麼用,反而造成了接下來的事。除了坡長,還有急彎,在一個彎道,一輛大型的貨運卡車和我對向駛過,我心裡一下緊張許多,開始有些把不好方向,最後車子撞了一塊比較大的石頭,我人車一起摔了。所幸除了破了一條褲子,身上肩膀和腿、手上有些擦傷,沒有太多事情。簡單處理後,我們又上路了,途中就在我摔倒的附近,小韋去了一戶木屋人家討了碗水喝,水是山上接下來的,在一口大缸裡,他拿來了一個碗還是瓢,我們就這麼喝了幾口。之所以有印象,是我覺得自己有些不到萬不得已,很少求人,所以當時感覺有點意思。之後我們便繼續向前,一直到到了新建鄉。這時時間已經到了晚上6點左右,我們在這個鄉的街道上的一個超市旁的小店吃了晚飯(已經不記得吃的什麼了),開始商討接下來該怎麼辦。因為小韋作為我們的隸書人才要回去裝扮教室,幫忙寫幾個字,第二天系裡來檢查評比。現在天色晚了,騎車回去不現實,又沒有班車坐了,只能在這裡住一晚,等明天清早的車,但這樣又不是很保險,權衡之下,我們倆選擇了租個麵包車回去。新建離沅江還有10多公里,我的“沅江夢”,肯定是拜拜了。我記得小韋好像還慫恿我繼續騎過去,不知道是真的假的他這麼想。車費不記得是80還是50了,總之是貴死了。司機看出了我們的意思,一副愛走不走的樣子,沒辦法,我們就這麼搭了一部麵包車,用了十幾二十分鐘的樣子吧,我倆就出現在了學校門口。

在我的記憶裡,突然發現我找不到自己2009年騎車的記錄,不知道那年搞什麼去了。

下一次騎車的記憶到了2010年3月17日,也不能太確定就是這天,我和小韋、丁丁、社長4個人一起,騎車到了懷化市黃岩鄉。黃岩是懷化涼山上的一個村子,我感覺涼山其實有蠻大,黃岩、康龍自然保護區應該都是它的一部分,這裡正在被開發旅遊區,有溶洞,有山澗,山腳還有度假村。我們是上午10點的樣子從懷化學院西區門口出發的,同樣是先到楊村,但這次不是去新建的路,而是拐向另一邊,直接上山。山腳的那一段路還比較平,風景也很好,旁邊就是小溪,水乾淨清澈。後來班上的同學好像到這邊來抓過一次螃蟹,還有摘草莓之類的農家樂活動,不過我沒有參加。後來慢慢慢慢就開始上山了,山路真難騎啊。記得這個時候正好有一隊自行車俱樂部的人和我們同行,看著他們騎著山地車在爬坡的時候就像在平地上一樣,而我們的普通單車騎著累死了,心裡很是羡慕啊。這段路算不上盤山公路吧,但也是那種盤旋而上的路,很多時候,我們騎不動了,就下來推車,也不知道最後我們是騎得多,還是推得多。快到山頂的時候,在山上俯視,遠處有農家燒稻草,煙霧瀰漫的,再加上盤旋的公路你只能斷斷續續地看見它的一部分,也還是有點感覺的。在山頂,有一塊因2002年杜鵑節立的“黃岩”石碑,合影照相當然此處最佳。再往裡騎大概3公里吧,就到了黃岩街上。不過這中間有一條岔路,去往“金雞洞”。這是一個比較小的溶洞,首尾可能就500米,但我們因為沒地方安心停車以及沒有火把之類照明,放棄了進入,只到了洞口。比較有趣的事是因為小韋之前知道地方,他是我們的去這個溶洞的嚮導,一路上他說了很多次“快到了,快到了”,但我們還是騎了有一陣子。從岔路返回,我們就直接去了黃岩街上,在那裡吃了碗米粉做中飯。我記得當時比較吃驚的居然在這種山上的鄉裡,有一個網吧,現在回憶起來,也不知道自己記錯沒有。之後便是返程路了,原本其實有點想不原路返回的,畢竟有時候原路返回沒有從沒走過的路返回那麼刺激,但是在當時谷歌地圖並沒有像現在這樣列出那條從黃岩繼續下去直到中方縣荊坪那邊的路,我不知道前方是不是走得通,於是我們放棄了,選擇了原路返回。現在想起,這也是我大學期間比較在意的一個遺憾。回去的路就基本全是下坡了,從山上一路衝到底的感覺,好爽啊。

而對於之前我要去看看沅江的想法,我也一直好保留着,一直到2010年的4月29日,這天我又騎車了。也終於到了我想要的目的地,中方縣新路河鄉的新路河大橋。同行的是同寢室的小韋和HJ。路線還是兩年前到新建的那條老路,懷化學院西區出發,到楊村,到新建,到袁家,最後是新路河。這次路上的風景記憶要比上次多一些,記得這時候油菜花已經開過,一路上的田裡都是已經結籽的油菜;快到新建街上的時候,有很多聚在一起的小木屋,很有質樸的鄉村氣息;在袁家鄉那一段,還有一個可能是利用溪流來發電的水利設施,落差挺大的樣子。終於要到沅江邊了,快到的時候路邊有一個S312線301公里的路碑,喜歡路碑的我當然不會錯過和它的留影。沅江的河風,吹着涼涼的感覺,特別是人站在高高的橋上,走在河中間,沒有什麼遮擋,現在想起來,真是讓人懷念。我們3個人就在橋上修整,吹風,遠望,還有撒尿。這一段的沅江因為有水壩的緣故,河面很寬,水深,雖然這裡只是千里沅江的中游,但是河流和河岸並沒有河灘的過渡。在喪失了自然之後,卻也有一種寬闊平湖的美感。在短暫的休息之後,我們3人來到橋頭合影留念,那裡有一塊刻有“新路河大橋”名字的石碑,之後便是返程的騎行路。回來的路上,一件很有印象的事是,分水坳隧道過來的那個我兩年前摔跤的長下坡,返程便成了一個長上坡,大概4公里吧,HJ就這麼騎着個沒有變速的老式大單車,一口氣衝上去了,以至於後來我和小韋都沒有趕上他,天天早起去操場跑步的人還是厲害啊。

大概兩個月之後的2010年6月20日,我再次騎車出去了,不過這次是一個人,車是GGF借的老鄉的,我又二手借過來。中午出發,到石門鄉轉出了公路,進入鄉道,然後就一路騎行,沿著一條我2年前徒步走的老路,我不知道路邊的村子都叫什麼名字,只知道2年前,我能沿著走到一個叫“革命溪水庫”的地方。大約在騎了6公里的一個地方,會有一條不怎麼明顯的岔路往右,那是通往一個叫雙村的地方。4天之後的24號,我又一個人騎車來了這邊,不過是反方向,從雙村那邊騎過來,然後沿這次騎行的路回到石門鄉。之所以會去雙村那邊,是因為大學剛開學的那陣,全班在那的一個水塘旁邊搞了一個燒烤活動,自己挖坑自己燒火的那種,很開心。有時候人會念舊,就像我現在寫這些,當初我就想又回去看看。當初燒烤的水塘,已經被人修了圍牆完完全全地圍了起來,還新修的房子,看樣子應該是被人承包了用作養殖場吧,不過我也不能進去,不得而知了。另外,這次騎行中我第一次看見了長在樹上的楊梅,一樹綠葉中星星點點的紅色,很有意思。再回到20號的那次騎車吧,這次騎車很大的一個目的其實是想重走我2年前走過的路並走完當時我沒有走完的前程。不同於以前騎行要上山爬坡,這次的基本是平路,全程輕鬆很多。沿途的風景和2年前比起來,改變還是蠻多的。有些小山被挖開了,成為了溆浦-懷化高速高速公路的工地;小溪邊的一個水車被拆掉了;以前的部分土路被新鋪了水泥成了硬化路面。到了2年前的終點“革命溪水庫”之後,再往前大概500米的樣子,鄉道被小溪隔斷,沒有橋,只有一根平方的電線桿。我推車過去,又騎了一段,直到一個叫周家村的地方,水泥路面在這裡到了頭。因為前兩天是下雨,所以地上很多泥,車子很不好走,幸運的是這一段路不長,很快我又騎到了水泥路上。這是個三岔路口,計劃中我要向右,去瀘陽鎮。向左的路,我會下次去。去瀘陽的路也是鄉道,這邊的風景和石門那邊沒什麼差別,山間的小平地裡有很多的種蔬菜的大棚,讓人覺得不是那麼的自然。在快到瀘陽的時候,路邊有一個老礦廠,或是什麼化工企業,很蕭條的樣子,這和很多的國有破產企業類似。後來,還看見了兩座山之間有一座水渠橋,三個大拱,挺有印象的。馬上要進鎮上的時候,湘黔鐵路在公路上經過,在這裡我見到了T62次列車。瀘陽鎮上很熱鬧,蠻多人的,我在短暫停留後便沿著省道S223線騎回了學校。

印象中我大學期間的最後是一個騎行是和HJ一起騎的,什麼時候不記得了,可能是大四吧。那時候宿舍有租自行車的小廣告,我們倆打電話租了兩輛車一個下午,費用也不記得了。路程是上一次的老路,從石門去往革命溪水庫的那條路,一直到三岔路口,這次是往左,最後到達黃金坳鄉,然後是回到學校。騎行的前半截都是我在給HJ回憶我之前徒步走這一段和騎這段的故事,後半段就是我和他一起了。本來我設計的路線是去一個叫蘆坪鄉的地方,因為我坐火車經過黃金坳的時候曾發現這邊山上有一個寶塔,所以想去看看。不過真的騎行中,卻發現這邊還有一個岔路,雖然我大概知道是哪邊,但發現那邊是又高又彎的山路,當時的我轉而選擇了另外一條,這條路近一些,卻完全看不到寶塔,不過算了吧。其中有一段路我很有印象,那好像是在一個沙石場邊,那段路是超多的石頭,又是下坡,我的車又是一輛公路車,那是一個震啊,我的手猛捏剎車,貌似都要抽筋了。不過這真是一段現在想起很愜意愉快的回憶。之後的路又好很多,我們很快騎到了黃金坳鄉,不過沒到街上,我們直接上了國道G209,伴隨着一路的灰塵,我們還是騎了回去。進入懷化後我們是走的北環路回的學校,北環路是一條幾乎我看着修好的路,當然這麼說有點誇張。我念大一的時候,它還剛剛打好路基,鋪了沙石,不過當我這次騎回來的時候,它已經通了公交車了。這便是我大學的最後一次騎行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