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长沙岳麓山抗战遗迹

前一阵子,在经过一系列的繁琐事件之后,终于得以大学毕业。返家之后,立马又于6月16日去了一趟长沙,一来与同学相聚,二来是去探访一下长沙岳麓山的抗战遗迹。

因为上山路线的问题,由东门沿车行道上山,导致花了很多时间在爬山上,最终到达响鼓岭、云麓宫时,已是满身大汗。在响鼓岭,看到了“长沙会战纪念碑”。相比《发现另一个湖南•抗战纪》中写它的时候,现在它已经被很好地保护起来,不再暴露在荒郊野外。有一个亭专门为其遮风避雨,另外,整个碑体被一个岩石与玻璃组成的柜子给封闭起来,彻底与外界隔开。我试图阅读碑上的文字,却因玻璃反光和碑体本身风化严重而不得,另外在亭旁边,有一新立景点介绍碑,碑文只是简短叙述会战纪念碑1941年7月7日由陆军上将第九战区长官司令部立,高2.25米,宽2米,记1939年9月第一次长沙会战战死之九战区将士,原立于云麓宫前,后至现址,没有原碑文的记录。我猜测文物部门应该是有这么一份复件的吧,要不然我们又亏欠他们了。

从响鼓岭至云麓宫非常近,一下便到,在云麓宫前坪,我很容易找到了那些刻有阵亡将士名单的麻石围栏,同时,也看到了一张宏伟的云麓宫修复规划图。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些石碑会用来做这个道宫的围栏,也不知道云麓宫修复过程中这些名单会如何处理,我比较关心这份名单我们是否有一个复件记录,因为这些麻石围栏已经风化得超级严重了,比长沙会战纪念碑还严重。

此时,天下起了雨,连在云麓宫前摆摊照相的小贩也撑起了伞。我在雨中粗略看了一下,这大概十几二十个围栏,上面偶还有几个名字可识,我想有朝一日,我要还来此处,整理一下这些名单吧,不过希望那时,这些名单还在。

待雨小,天色亦不早,便从山上下来了,因为此次还有一个去处,湖南师大的赫石坡。那里有第七十三军的烈士墓。

进入湖南师范大学的校园,一直往里走,很快便能在山脚见到一座砖木结构的古建,“麓山忠烈祠”。忠烈祠始建于1939年,是纪念第四路军抗日阵亡将士而建的,现是文物保护单位,而且保护得挺好。因祠门关闭,内部不得访,所以不知情况。不过祠本身及其回廊的石柱上,共阴刻有七幅挽联,可惜的是,题字人的姓名已被毁去,向来应该是在那场浩劫之中了。

现将挽联摘录于下:

“凭栏望七二峰峦,慷慨念同袍,浩气长存,岳湘增色;

此地瘗三千组练,登临来赫石,忠魂不朽,申甫重生。”

 

“江水滔滔,共一片斜阳,长写出壮士当年血泪;

赫石珞珞,添几椽庙貌,好留与后人终古馨香。”

 

“百战裹尸还宜藏兹猿鹤幽栖麒麟高塚;

千秋灵爽在此中有长弘碧血阁部衣冠。”

 

“热血溉国魂安夏攘夷蒙矢石;

名山埋忠骨岳云湘水拥松楸。”

 

“马革裹尸,千载岳云留浩气;

羊碑堕泪,万年湘水吊忠魂。”

 

“十余年定倾扶危,历湘赣滇黔浙闽之交,内弭潢池外御暴寇;

亿万代崇功报德,享馨香俎豆蒸赏之盛,名垂竹帛气壮河山。”

 

“碧血染黄沙,取义成仁应垂不朽;

精英辉赫石,贪生怕死莫到此间。”

 

由麓山忠烈祠再沿山而上面经过长长的石阶(这石阶让我想到了溆浦龙潭),便是我这次探访最主要的目的地了,陆军第七十三军抗战阵亡将士公墓。

在来之前,从书上和网上都已经知道这里在文革的浩劫之中已经被“扫荡”过一遍了。然而由我亲自到访来看,目前墓主体已经被恢复得算不错了,但有些东西将永远地没有了。

墓底座为四方形,正面有程潜题“誓死卫国家,以诏来者;壮气塞天气,是曰浩然。”背面刻隶书“凛然万古”,一侧刻“名山忠骨,万古长存”,另一侧则是张治中题“碧血丹心,光耀天地。”底座上方为长方形墓碑,证明为“陆军第七十三军抗战阵亡将士公墓”碑文,题字者姓名已被毁,不知是谁。想起忠烈祠的那些挽联,真不知道这些题字者是否与当年红卫兵之间有如此深仇大恨,仅仅因为信仰和意识形态不同,我们就对于烈士这种最基本的尊重都没有了,而如今也不见有人出来认错后悔,反而有更多人去怀念那样一个年代,真值得反思啊,墓碑侧面,则是一左一右,镌刻有“精神不死”、“风云长护”各四字。

  墓碑后面,是“忠义观”,门口两侧有对联:“忠昭大麓,义塞苍冥。”这里是存放烈士遗骨的地方,却未能躲过当年的文革浩劫,很多遗骨受到了破坏;不过如今,这里大门紧闭,希望烈士能够安静长眠,再不被打扰了。

墓碑两侧,各有一甬道,左题额“履义”,右为“蹈仁”。而在甬道外,则各有两根,一共四根纪功柱,柱上还有题字。另外,在左侧纪功柱继续往左,有纪忠亭,亭柱有联:赫石嵯峨严正气,麓云平远荡腥风。

看完纪忠亭,我又返回了墓碑前,照例鞠躬,也照例我又忘记了买点香烛、烟酒什么的,或者其实我根本没打算买吧。之后,我便下山了。

 

这已经是我第三次探访省内的抗战遗迹了,我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或许只是想看看今天它们都是什么样子。我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想去记下他们的名字,或许我有一种天生的愧疚感,我觉得对不住这些用生命换来我们今天的先烈们,特别是现在看到了一些墓荒凉破败的样子。我还见过一些“解放纪念碑”之类的纪念物,它们之高大,保护之好,是那些抗战纪念物之所不能比的。

听说云南有两个墓园,就一条公路之隔,一边是抗战的,另一边是解放的,“待遇”完全不一样,这就是我们说的“站错了队”啊。我很不理解这种事,真的,不管他们曾站在哪一队,保家卫国,始终是应该被铭记的,所以我决定继续坚持自己所做的事情,争取以我个人的视角去探访这些现存的抗战遗迹,并用我个人的方式将其记录下来。

希望自己能做到吧,虽然它看起来那么的没有意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