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孤单的纪念塔

  4月4日,雪峰山云雾缭绕,山下江口镇,则是阴雨绵绵。
  第二天便是清明,我想不在乎硬要在当日吧。在这个怀化与邵阳交界小镇上,恰逢赶集,国道G320线两旁皆是做生意的摊位,买卖者不计其数,人声鼎沸。而我却还是未能买几支香烛,或一包烟,或一壶酒,我来探访烈士墓,依旧空着手。

  沿着国道,向邵阳方向,一直走到小镇的尽头,这里有个公路的岔口,左走洞口县,右走是其他村镇,但见一小道于公路左手边上山,依此道上行,不足20米,便可见到那座“陆军第七十四军湘西会战阵亡将士纪念塔”。我是寻它而来,在第一次离开公路上山便寻到了,心中不免欢喜,或许是将士们知道我要来吧。
  上山时,正好有几名中年男女撑伞下山,后见纪念塔前有香烛若干,猜测他们是在我之前来看望祭拜阵亡将士的,有这样一群人,我很高兴,因为他们记得那段历史,记得那些在三湘大地上长眠的普普通通的为国捐躯之辈。这也便是我为什么从怀化来到这里的原因,我觉得,我应该要记得他们,知道有一群人为国抗战死在这里,同时,也丢掉了他们的名字。
  站在塔前,三鞠躬,趁着有别人点起的香烛。几级台阶,台阶上便是那水泥筑的纪念塔,高约5米,正面的题词落款为“蒋中正”。纪念塔左侧,还有一方石碑,那上面有唯一一个名字,“刘子梅”。
  这便使纪念塔的全部。我不知道这里是否还有烈士遗骸,只知道它在那场大运动,“文革”被毁之前应该是不只这个规模的,毕竟总统都题字了。这里也不比溆浦龙潭,那里的74军51师陵园虽也在运动中被毁,但修复时还是修复成了一个陵园,还有烈士墓,牌坊,以及那刻着部分将士名录的石碑,好歹可以让人知道部分人的名字。而这里,仅存一座纪念塔而已,唯一一个名字也是从别处挖来,立在这里的。很抱歉,我连你们的名字都不知道,这样真的让人感觉很愧疚。作为后生晚辈,你们当年努力的结果,却不能知道你们是谁,如今的国家专制依旧,共和的旗帜并未在中华大地飘扬,作为当代青年,是有责任的。今日,新人真不知何面目见旧人。
  纪念塔前,可俯看整个江口镇,远处则是巍峨雪峰山。小镇依旧,山川依旧,只是旧貌换作了新颜。我知道在靠近溆浦龙潭的大华乡那边,有些抗战纪念陵园都已经拆得连块碑都很难找到了,就别说纪念塔、亭之类了,那些刻着名字的石碑,也随着他们本人的尸骸,散落在了这片土地上,或田间,或路边。他们在那里默默地滋养着这片土地,换来了今天这新的容貌吧。
  再看一眼纪念塔,再次三鞠躬,我便下山离开了。

  有时候我会想,自己是不是太执着于那些石碑上的名字了,总是希望知道他们的名字,那有什么用呢?有个地方纪念便好了。不过我听说过一种说法,“遗忘,是老兵们第二次死去”。而在中国,有太多的抗战阵亡将士死过第二次了。于是,我还是想知道他们的名字。

纪念塔

唯一一个名字

云雾缭绕的雪峰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